我们的生活

前段时间,硬盘不知是因为温度过高,或者其他原因导致磁头损坏,以致硬盘彻底挂掉。大量数据丢失,纠结了好多天。最难过的莫过于以前写的好些东西,未写完的剧本,好些故事架构,更是重中之重。后面想想,本来就搁置太久没有动过的东西,似乎也就不那么介意。
年少的时候,写过好一些东西,大抵无病呻吟,差不多也是以感情为基。现在想来,幼稚的可笑,却也不得不感叹,年少的时候那么有精力,也有那么一点天赋。至少,现在想要写点什么,半天都打不出一个字来,磕磕盼盼有打消的念头,似乎又好久没有记录点什么,上次写东西还是给juwend网站打人气去的,至于有没有人气就不得而知。索性,还是上点口水话吧。

这个六月,雨水特别多。
整个周末,都伴随着时大时小的雨水。睡了两天懒觉,打扫了卫生,收拾了房间,宅在屋里……,周末时间差不多消失殆尽。
网上在调侃,六月第一周高考,第二周中考,第三周会考,第四期末考,六一儿童节只是安慰。似乎六月所有的关键词都集中在学生身上。这也是六月的最后一天,似乎是各大院校给毕业生搬离学校的最后期限。至此,走出墙外,天各一方,为着前途,为着生活奔波。
二月份过完春节回到成都上班,差不多周末都在不间断的往电子科大跑,闲着无事,就去蹭蹭饭,坐坐图书馆。最过于明显的改变,也只有光秃秃的银杏一点一点布满葱郁的颜色。六月初,主楼前换了生意盎然的鲜花,拖来大型阶梯架子。接踵而来,穿着借来不分院系的学士服的学生拍完毕业照,三三两两的继续在学校的各个角落合影留念。临近中旬,图书馆的大厅,举行了一场以毕业为题的摄影展。
psb

psb1

psb2

psb3

看到这样场景的时候,会不会怀念旧时光?
比如,在图书馆的时候,物色一下落单的美女,坐到对面,想着怎样的开场白会比较适合,到最后还是没有吐出一个字来;周末的时候,三五哥们儿出去聚餐,偶尔喝的晕头转向,倒下便睡;绿茵的球场,踢飞了哪一个球,赢了哪一场,又输了哪一场;逃掉那些认为不会被点名或让某某某代为答到的课,出去约个会抑或在寝室玩几把dota;期末考的时候,开始各种恐慌,会不会挂科……
想想当初毕业的时候,除了照了两张集体照,便索然无味的离开了学校。
校园生活,大抵如此。身处其中的时候,会觉得无聊。过去之后,会怀念。

这些时日,小B凌算是正式“嫁出去”。暑假,回南京自顾自得潇洒,只留下小贤同学一个人在实验室夜以继日的奋战。
记得小贤同学曾问起过怎么看待小B凌这段恋情的时候,自己很坚定的表示不看好,然后说了一堆理由用以佐证。比如,两人都是初恋,其实自己也不太明白把这个作为了理由,似乎只是根据大多数人都不可能谈一次恋爱,亦或者,没有感情经历,出现分歧的时候很难互相理解包容;再比如,女生在南京上班,男生还要在成都读三年书。这个理由似乎看起来像那么回事,毕竟异地恋,在上学的还是男生。这也是,小贤前段时间一直热衷给自己介绍学校里的姑娘,自己并没有抱期待一样;再比如……
那个时候,似乎感觉自己在现身说法一样。说起来,人身的际遇,谁又能说得清楚。至少,人正在为这个过程努力,自己的看法,太主观,请自动忽略。但是还是要奉劝那位正在往这条路上走的某某某,想清楚,处理这件事,毕竟比起小B凌,是可以找到更多的理由,甚至于槽点。

召开财富论坛那几天,公司临时决定放假,加上端午节,再调休,连放七天。有时候,幸福来得就是如此突然。本打算陪老姐去西安走一趟,最后因为一些事耽搁,去峨眉山玩了两天。比较快节奏,没有留下太过深刻的印象。最多,被猴给虐了。
五月初,本打算从西昌去泸沽湖,最后不了了之。说了这么多年的南京,也还在计划行程上一直搁置。似乎,另一座海边城市也说了那么多年。八月份的西藏之行,也不知道能不能付诸于实践。
很多时候,去一个地方,我们总是困于当下的境地,不能做到说启程就启程,往往都是在耽搁中胎死腹中。年轻的时候,大抵受困于金钱的贫乏。等到自立的时候,却往往受困于时间的局限。终究,我们中的大多数,都无法拥有那样豁达的心胸,做到随时走在路上的姿态。

一座城。
有些事,过了很久,却还是想去那座城市走一走。看一看那座城市的风貌,沿着滨临海边的公路走一走,逛一逛海洋公园、发现王国……,甚至于抗战时期的前线,抑或于北国的冰天雪地……
说不定,哪一天心血来潮,便会踏上路途。

端午节,回了一趟家。
在河对面观赏了一下每年一届的龙舟赛,龙舟太小,索然无味。随后几天,见了一些熟识的,不熟识的人,突然发现中学时代走过来的好多人,都回了这座小城市,大多都是公务员抑或事业单位上班。或许,也只有这样的工作才能心甘情愿的回去。于我这个几乎没有想过回来可能的人,也不禁想了想,如果有一份好的工作,是不是也会心甘情愿的回去。如同,从峨眉山回来的时候,老姐问的那个问题,在风光大好的风景区和大城市做选择,自己很毅然的选了大城市。
这座小城,白天似乎没有任何的亮点,似乎夜景还不错。
psb4

psb5

psb6

psb7

这些天,被同住的哥们儿的手机攻击到常常断网。大抵判断出应该是手机中病毒,拿来恢复出产设置,格式化存储卡,还是继续攻击。后面只能重操刷机的技术活,发现既不能root,也没有权限刷机,折腾了大半天,才查出属于“木马机“,经过加密,只能感叹奸商无孔不入。又是折腾半天,终于暴力破解掉加密,总算搞定这事儿。
趁着提起来的兴趣,终于把用了快一年的手机升级固件系统,终于付出了宝贵的首刷。想想以前那G2被刷过无数次,似乎还刷黑过几次(造孽啊),自从换了“大牛”,就再也没有动过刷机的心思。
年少的时候,对于计算机,数码产品才有那么多精力去折腾。那个时候,一天可以装不同版本系统N次,刷坏过硬盘,刷黑过电脑主板,然后在各大论坛找解决方案。用的上,用不上的软件都要弄来体验一下。系统优化,桌面美化也是瞎折腾过不少时间。手机各个版本各种rom也是刷了无数遍……
再看看如今的自己,电脑装个系统不做任何更新,装个QQ,QQ影音,QQ音乐(只能说腾讯很强大),就懒得再弄别的。当下,想写点什么的时候,还要适时安装Office。提起的一点兴趣也只是刷了一个官方版本。
只能说,自己堕落的有点明显。有得时候,却又莫名其妙的保持着向上的姿态。

年初的时候,想弄一个行业的APP,遂给小贤同学提起,探讨过可行性,后来无果。技术层面自然没有问题,一直担忧着受众面的问题,也没有太过细化的做策划,便搁置了下来。那天去百度那边参加无限推广的会议的时候,提到APP阶段的时候,便又想起这个搁置的计划,似乎还是有可行性,貌似又没有找到关键点。

近两个月,公司的软件大抵便会完成开发。这似乎一直都是自己抱有期待的东西,就如同我一直抱有机遇的事情,必将作为核心去对待一样。年初想要离开成都的时候,让自己留下来的原因,似乎这也占据了一个不小的因素。
再者,小贤让弄的手游策划,一直都没有找到突破点,似乎无策可划。咋看起来觉得当下的日子很清闲,很堕落,似乎还是有很多事情可做。APP策划,游戏策划抑或营销策划,都是一些不小的挑战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周末可以睡懒觉,上映新片的时候可以找朋友去看都被当做幸福的事。
每天八点起床洗漱上班,六点左右下班回到屋里。拿着很普通的薪资,可以养活自己,按时吃早中晚餐,还算准时的睡觉时间。每天浏览的网站固定那么几个,时光网,人人影视,远景,豆瓣等等,偶尔看看贴吧,看看微博,晚上看两三部电影,听听歌,看看小说……
这似乎就是当下的生活状态。
但愿,那些细微或宏大的期待,都能不失所望。

PS:写到哪到哪,乱七八糟,将就着看。

本文《我们的生活》来自 www.juwends.com ,欢迎转载或CV操作,但请注明出处,谢谢!